1868年的伦敦

从小到大的历史教学中,我们总是以一种大概固定的方式学习着历史: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这个事件是怎么定性的,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反映了什么东西。这样的方式能让我们记住历史的“骨架”,但历史的乐趣很多时候往往是在那些被教科书略去的细节以及关联之中。幸运的是,有很多艺术作品通过其他的表现方式展示出了一种截然不同于教科书中的视角,这对于仍然热爱历史的人来说,是非常幸运的。更幸运的是,是在游戏中。

我接触的第一部刺客信条系列的作品就是《枭雄》,它历史背景是1868年,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英国伦敦,工业革命时期。有新时代的蒸汽轮船、火车,也有旧时代的马车。有纷繁复杂的华丽服饰,也有在工厂里辛苦工作的童工。但总体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对科技充满信心的时代。

这一年,达尔文59岁。《物种起源》已经发表了将近十年,但仍有广泛的争议。在伦敦市内,有很多讽刺达尔文的涂鸦画作,旧时代的宗教认知仍是一种巨大的信念力量。差不多同样岁数的狄更斯也早已出版了《雾都孤儿》《双城记》等作品,此时想必已经病入膏肓,两年后便与世长辞。游戏中随处可见的被压迫的童工,生活贫困的底层伦敦居民,不知道会不会让他觉得文字的无力感。

此时同样身处伦敦的马克思采取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虽然在伦敦的岁月是他一生中最困难的日子。他密切接触工厂里的工人,发表演讲,组建工会。同时还在进行中学术研究。革命的信念真是一种异常强大的精神力量。同样关心大众的还有南丁格尔女士,此时的她早已经名满天下,伦敦也为她建造了提灯铜像。出身上流社会,对于病人却能展现出无差别的关心和照顾,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作为少有的一个年轻人,贝尔给游戏带来了少见的欢快的氛围。年仅21岁的他,充满了对科学的好奇,在伦敦不屈不挠地进行着各种实验。他代表着伦敦光明美好的未来。

作为已经家喻户晓的人物,我们从课本中知道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大概生平,但很多时候也仅此而已。没有这个游戏,很难想象,这些人在1868年的伦敦,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也许他们互不相识,仅仅知晓对方的大名;也许曾在街头擦肩而过。他们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但很多时候达成了同样的目的。玩家“自我”的电子形象,闯入了这个时空,去面对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并且和他们谈笑风生,这也许便是游戏的魅力吧。自此以后,课本上的那些名字再也不是简单的历史人物名字了,而是一种别样的记忆和体验。

直到现在,在游戏中最难忘的一个场景仍然是,在伦敦街头狂奔时,不小心碰到了一个老人,手稿散落。帮他捡完后,他告诉“我”,他叫狄更斯。当然,我更希望能狂奔在长安的街头,然后“不小心”碰到那个叫李白的人。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