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

最近沉迷游戏,玩了不少,想的最多的确是山海经。

从书来说,挺枯燥无味的,跟清单似的罗列了各种地理怪兽。但是年代太久远的东西最容易引人遐想,可能整本书都是无意义的胡言乱语,可能是李时珍那样的个人旅行家所记录,也可能是古代没落的魔法世界的残卷。

总之,这是一个绝佳的架空世界的蓝本,不管是对电影,图书,还是游戏。电影正在拍,小说有树下野狐的<搜神记>了可慰藉。游戏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毕竟大多数游戏都是打怪兽,山海经这么多现成的怪兽,再加上那些有趣的描述,一个奇幻瑰丽的世界简直蓬勃欲出。有这个能力做吗,有,我们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最庞大的市场,最多的消费人群,steam的正版游戏也已经深入人心。可是,就是没人做。

网易就不说了,以前装白莲花还有人信,现在《逆水寒》一出,大家都知道其实自己才是丁厂长养出厂里的猪,直接开始给你喂屎,然后再问你拿钱,然后你还不能说他不好。隔壁腾讯至少充了钱能变强,更不用说再隔壁民间高手用同样五年时间做出了赛尔达。无数玩家为了塞尔达花将近三千块卖买了switch和游戏。曾经我们确实可以将国产游戏的萎靡怪罪于盗版的猖獗以及开发商赚钱难。可现在呢,我们已经有了最好的玩家,曾经的穷孩子都长大了,想补票了,只等着开发商做出好的国产游戏然后买买买。却发现已经没有好游戏可以买了。

最近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游戏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侧重于游戏本身,比如各种3A大作,主要是你自己一个人去沉浸于游戏的世界探索。游戏属于第九艺术,我觉得这一类是真正可以算作艺术一类。尤其是现在的电影游戏一类,在很多方面与电影非常接近,而且有更多优势。像电影一样,一个故事有开始,有结束。这些游戏给了你一个参与故事的机会,但你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故事中。

另外一类,侧重于交际。比如网游,对战类。游戏本身的重要程度没那么重要了,他只是作为一个平台,让玩家去互相交流。剑三属于佼佼者。玩这些游戏的乐趣在于人,所以略微偏离了游戏的本质(狭义的)。对于开发商来说,这样的游戏最好赚钱,因为一个人对于这样的游戏的投入是上不封顶的。对于玩家来说,当然有游戏的乐趣,但代价确是无穷的。因为这并不是一个有终点的故事,一轮结束了马上可以再来,一波人走了还会有新人。所以就有了游戏成瘾这个词。

塞尔达告诉我们这个世代最伟大的游戏是什么样的,巫师告诉我们只要游戏做的好,即使盗版泛滥也能靠卖正版游戏卖成国内市值最好的公司。腾讯告诉我们,只要我让用户变强,多拿点用户钱也没关系,同时还能成为中国最受尊敬的互联网公司。

玩刺客信条枭雄的时候,在伦敦的大街上瞎跑,撞到了一个老先生,帮他捡起他的手稿后,他说他是狄更斯。那时候,当然更希望能有机会在大唐的长安城里瞎逛,然后撞到的是李白。不过最近看了《全面战争 三国》的预告片之后,感觉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有这么认真热情的老外,期待他们早日做出来。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