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问题

近年来公共事件明显增多,一来教育普及,人民渐渐懂得维护自己权益;二来互联网信息流通速度加快,更容易有爆炸效应。接二连三的事件,让人不免感到人类现有组织结构的低效率与无能。刘慈欣或许是更早感受到了这些,所以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其作品中了。

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政治的无能。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找不到一个有效的政体来管理人类。民主扯皮,极权压制自由,且互相抹黑。时至今日,我们仍然不厌其烦地讨论美国的开国先贤的伟大品格,无外乎之后我们居然没有产生更伟大的政治家。隔壁的韩国,民主之后十几任总统无一善终,被财团把持,没有不破不立的气魄,连个政治家的皮毛都算不上,嬉笑大方。

导致上述问题的一大根源就是媒体的傻逼。准备地传达信息,确实不容易,但媒体做的太差。差到全世界每一个国家的媒体,都非常傻逼。川普说美国主流媒体都是假新闻,是真话。西方媒体更是一贯带着其偏见。大清也自由国情在此。究其原因,新闻学院这种东西就应该取消掉。换之为经过两三年通识教育加特定行业只是加基本的新闻学知识培训。没有对一个行业的基本了解,而去传播这个行业的信息,简直误人子弟。

如果媒体能干些实事,我们就能提早发现人类自身存在的一些最重大要的问题:人口衰减以及MSL的恐怖主义。门萨俱乐部的自作聪明以及马尔萨斯的短视,加上本国已经用实际政策验证了人口衰减是多么恐怖。更恐怖的是,在现有的社会文化中,没有已知的解决办法。当然,如果不考虑现在的社会结构,解决办法是有的:社会化抚养。但随之而来的是家庭的消亡以及随之而来的各种根本变化。那时候的人类,或许应该换个名字,可以叫新人类了。

当然,前提是,MSL没有吞噬其他人。其他民族的人口衰减,必然伴随着穆斯林人口比重的增加。目前来看,武装解决是最好的方法之一,可惜其他民族之所以是其他民族,就是因为他们不会这么做。期望西方文明被MSL覆灭之后,其他民族能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去积极应对这件事。

当然,逃离地球也是个好办法,前提是我们能解决能源问题。表面的全球科技繁荣之下,能源就是一个紧箍咒,制约着所有行业的发展。没有能源技术的突破,人类所有的科技产品都是无本之木,更遑论逃离地球。

不否认现在科技扔在高速发展中,但是人类的寿命增长实在赶不上知识的增加。通才已绝无可能,一个人穷尽一生去钻研某个学科的一个分支都不能完全掌握了。知识不可能减少,那只能靠寿命增加。寿命增加要考脑科学,医学以及生物学等等的发展,也就是知识的掌握。这是个死循环,是上帝给人的桎梏,也许人类永远无法突破。

当然希望一切都好,也希望一切毁灭与重建早点到来。安稳是自杀。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