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

好像是《听雪楼》里面讲的,脑袋后面插几根金针可以封存记忆。如果现实世界有这玩意,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排着队去用。

生离死别,生死过于遥远,离别则是时常发生,还要在事后面对的东西。古往今来,多少人诉说描写过离别的场景和感想,但一个人真碰到,确并不能从这些中获取多少慰藉。唯一有用的恐怕只是时间了。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要呆在北京。来的期待已经没了,留下的借口也没了。还在等什么呢?经常会想起十年前的自己,不懂事的小孩,那时候脑海中可能也只有洛阳。然后到在南阳,兰州,合肥,遥望北京。真到了,才发现这里什么都没有。幸福永远在别处。

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有封存记忆的能力。不想记起的事就当它不存在,然后远离。我也不知道这让我好过了还是相反。有时候会想再去废墟中翻检,看自己扔下的东西还剩多少。会后悔当时的决定吗?当然,但人哪来那么多自由。什么年纪,就只能看那么远,怎么期望他知晓那么多道理?

当然,别让人家说好像条狗啊,像个队伍不好吗。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