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还真没想过这也会成为一个问题。

开放式的办公环境似乎是互联网公司(部门)的标配,一个大屋子,几百号人,来回晃荡的人,三三两两的讨论,极有效率。但是噪音也确实让人难以忍受。

一开始的时候,主要是关于手机。下午大家都有点懒散,总有人在闲聊,总有人在说手机。华为荣耀发新机了,抢小米,抢魅蓝,谁谁又买了个Iphone……,日复一日,从不疲倦,总是像第一次见到智能手机一样说的津津有味。

然后是那些神秘的产品经理们。不管位子换到哪里,似乎周围都有产品经理陪伴。他们看起来总是那么兴高采烈,意气风发,即使他们的产品和运营如狗屎一般。图标和下拉框的颜色,用户体验,百度如何如何,腾讯如何如何……对着小黑板口沫横飞,间或是夸张而刺耳的笑声,真是开放式办公环境的梦魇。这些因为理科不好而去学文科然后毕业什么也不会或者学了计算机但是不会编程的产品经理们,是整个互联网产品思维泛滥的始作俑者,也是抹黑者。

然后是股票。《裸猿》中认为,从事下等的,重复性工作的人总是喜欢在工作之外进行一些刺激性的活动,比如打牌,赌博,炒股等,作为缺乏原始狩猎活动那种刺激性的一种补偿,所以我一直以为只有公务员(包括高中及以下老师)才是此类活动的拥簇者,万想不到一向视编程为艺术的开发者们也如此热衷于这种刺激活动。过年以来,不管是吃饭还是电梯排队,几乎人人手机里都是股票走势,然后三三两两地讨论,赚了一点的兴高采烈,赔了的愁眉不展。这小小的地方,怎么能承载这么多的喜怒哀乐?

内容上的讨厌并不是什么大事,人总要说点别的,也算是个调节。悲哀的是我现在觉得很多人的声音也很难听。

办公室女生不多,但也有几十号人。当然,她们基本上都是典型的理工科女生,总是灰头土脸,不会打扮。你不看,就没事了。但是声音,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你不想听也不行。然后我就听到很多让人难以忍受的女生的声音,毫无女性特色,像食死徒一样,能一下子让你丧失对生活的热爱。这真是让婚姻看起来愈加恐怖,她们的另一半难道没有任何察觉?甚至觉得很好听?如果两个人结婚了,会不会是有一个人会慢慢地觉得另一个人的声音难以忍受?

To the death of female worship and the normal relationship between men and women !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