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

开始留长发的时候,我没想到它还有一个附带的功能,或者说是危害:它帮我区分开了周围成熟的人和幼稚的人,也毁了我容忍傻逼的能力。

最开始,是在公司,那时我也不怎么去市里溜达。我总是遇到这样的问候:“发型好酷啊”,“什么时候扎辫子啊”,“好像艺术家啊“……当然,这些都是一些同事之间打招呼的寒暄。最初的时候,我只是把这当做没话找话而已,所以我不去评判他们。可是在四五个月之后的今天,我耳边依然环绕的时这些”亲切”的问候,我只能当做是幼稚了。我真该感谢那些极少的懂得尊重别人选择的成熟的人。

问题在于,即使我不一定要在这个城市长待,但至少在以后的两年内,这些人构成了我工作和生活的环境。我希望能从这些人的生活状态中找到一些值得欣赏之处:对家庭的责任心,工作上的上进心,为人处世的成熟……这些都是我难以享有且尊敬的品质。但不幸的是,我的头发毁了这些。它让我觉得我生活在一个满是傻逼的环境中,而我还不得不去和他们相处。

直到最近我出门的次数变多,我才发现,相对来说,他们真的是够好了。去登山,我得忍受一个一个注视的目光,feel like a freak in the crowd;坐公交车,有小孩一直盯着你,有老头老太太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你,即使你回敬目光,人家也毫不在意,似乎那是人家与生俱来的权利;感谢那些为数不多的年轻人,让我觉得心里有那么点安慰。

周末有时会去星巴克,或许那是“正常人”最多的地方,外国人来了都不带瞅一眼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女人太多,太吵,去的多了我更宁愿去马路边听司机按喇叭。

So I can really understand little Imp and Hulk,they are treated like a freak,a monster,and they tell the others:hear me roar! feel my anger!

所以如果还有下一次,如果我开口回应,那么就只有两个字:”Shut up!”。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