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斑斓

昨天打车从科大回来,一路西行,街上车不多,看着不断退去的路灯,心里觉得越来越空了。

这一直是我最害怕的时刻,心中空无一物,却不得宁静。不知身在何处,将往何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遇见了海燕之后,我几乎丧失了爱的能力,遇见那么多女孩,却再也无法动那感情了,工作之后,丧失了认识新的朋友的能力,没有年少无知时的感情积淀,谁愿轻付真心?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几千年的诗词,将人一生都写尽了。

不知道别人写东西是什么样的,我离不开悲伤的音乐,尤其是范宗沛的《杨柳》和石进的《夜的钢琴曲5》。唯有沉浸于哀伤,我才能宁静下来。音乐真是解药。

我想做什么呢?木工,编程,衣服,舞蹈,等等都是技与艺,二者本来也无甚区别。我也喜欢这样的人,可真正在台上的却是那些话多的,能赚钱的,真正的匠人们也只能独自在幕后打磨作品。知乎里现在一群情感及男女关系“专家”,于是女神遍地。今天才特地注意了一下葛巾,确实是胸有所藏,声音也极为温婉动人,可是这样的人都会渐渐离开;果壳的姬十三以“像素级拷贝“抄了一个十五言,宣传语确是“每个人都在创造”;郭敬明说:即使我不拍《小时代》,也没人去看贾樟柯“,可是人与人的区别不就在于他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吗?大学的时候学校里的讲座,最火爆的是朱军和芮成钢; 出世越远,看的却越清楚,也越觉得心寒。自知能力有限,太多事情不能两全,只能选择旁观,无法参与。得者多,失去也多,难以计量了。

白天有拍照,想起在甘南的时候。那时候拍的照片,似乎是最无可厚非的,为了记录。可是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惭愧。他们希望被拍吗?我们拍了有多大意义?既没有成全别人,也没有成全自己。到底是为了扑捉布列松所说的”决定性的瞬间“还是记录最平凡的时刻?如果是一个人,一朵花,这是生命的交流,如果是一群人,一片花,则只是人群的媚俗与虚无。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