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夜归人

加班回去晚的时候,每次坐到班车上,感觉心里都很空,想做点什么,却也做不了什么。想给朋友打电话,可时间太晚了。好像一天忙忙碌碌下来,收获的也不多。周围的人都在玩手机,我试着去从回忆里找一些事情去咀嚼。想大学的时光,想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个人,想书中的人,想歌中的声音,想电影中的画面。有时候运气好,车上会放一些我喜欢的音乐。前几天,就听到了《边界1999》。

高中的时候,年少无知,爱幻想,沉迷于仙侠世界,看了很多光怪陆离的小说,玩了不少游戏,喜欢那些自由,充满幻想的歌曲。《传奇》是一个很老的游戏了,我接触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人玩了。唯一留下的就是这首歌了,那时候它的名字叫《夜归人传奇》,这名字比《边界1999》梦幻的多,千年纪的焦虑与虚无,在“传奇”的世界里,岂不是弹指一挥间?又有什么是值得担心的?

这一阵子一直在反复地听《Radioactive》,image dragons的充满力量感,Lindsey Stirling and Pentatonix 的则给人极为自由的感觉。mv里的表现也极为自然,你能看到他们对音乐和自由的热爱,让人羡慕不已。

自由这东西,太过宽泛,宽泛的我们都麻木了。不知道它是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它,不知道没有了自由的我们的生活本该是什么样子的?仅仅从音乐来说,这样的对比太过残酷,让人惊异于不同人之间的差别怎会如此之大。当一群人在用音乐展示他们的自由与热情时,另一群人却刻意去回避这些,用各种虚假的爱情,欢乐来营造太平盛世。镁光灯下的人总是类似的,但下面的人的差别却是难以逾越。音乐可以是通向自由的路,也可是令人昏昏欲睡的毒药。选择在自己手中。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