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佛

看龙泉寺报道,提到了宁铂这个人,当年名动一时,奇怪怎么会一直不知道。看了一些写他的文章,感觉他心境很好,和柳智宇有点相似。以前对少年班有偏见,如果能 出这么一个人,倒也不错。

不过另外两个人倒不这么想。张亚勤是宁铂同班同学,他曾说过:“我相信宁铂就是在考研究生这件事情上走错了一步。他如果向前迈一步,走进考场,是一定能够通过考试的,因为他的智商很高,成绩也很优秀,可惜他没有进考场。这不是一个聪明不聪明的问题,而是一念之差的事情。……而宁铂就是多了一些顾虑,少了一点自信和勇气,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结果智慧不能发挥,真是很可惜。” 这样的话确实是太过偏颇,以己之心去度人,一点也不通达。曾经听过张亚勤的讲座,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极力推销自己的诗,有点过犹不及了。一个在努力的赚钱,一个在尽力度人,本来就无法比较,再说这些话就太混账了。

另一番话是蒋方舟在柳智宇出家时所说,说他太过决绝,为她惋惜。写东西的毕竟比商人好了那么一点,但仍是容易先入为主。柳智宇倒没什么可担心的,我担心的倒是这个成名太早的人。80后的一批少年作家中,看起来大多都已气数已尽,韩寒还好,他不是专职写文字的。少不更事时便得满天赞誉,没有出世之人的境界,多半也不是好事.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