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吗?我很好

杨过和小龙女,十六年后谷底重逢。李若彤版的两人悲喜交集,笑中带泪。刘亦菲版的一个激动之极,一个却极为平静。孰好孰坏,难以度量。读了原著,才觉得书中所写,才是自然之极,情深之极。

忽觉得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着他的头发,柔声问道:“过儿,甚么事不痛快了?”这声
调语气,抚他头发的模样,便和从前小龙女安慰他一般。杨过霍地回过身来,只见身前盈盈
站着一个白衫女子,雪肤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来他日思夜想、魂牵梦萦的小龙女。
两人呆立半晌,“啊”的一声轻呼,搂抱在一起。燕燕轻盈,莺莺娇软,是耶非耶?是
真是幻?
过了良久,杨过才道:“龙儿,你容貌一点也没有变,我却老了。”小龙女端目凝视,
说道:“不是老了,而是我的过儿长大了。”

小龙女自幼修行,淡然无求,所以即使久别重逢,也只是轻轻地一句问候,似乎他仍然只是当年那个少不经事的小孩,一切都未发生过。杨过历尽沧桑,经历大喜大悲,见到小龙女,不管说什么话,都无法表达其惊喜之情。怕这一切都是梦境,唯有紧紧拥住,不敢放手。

《诛仙》文化底蕴,情节架构,文笔均属一般,却能名列三大奇书,无外乎于情之一字,极尽渲染之能事。可于金庸相比,确也多半不如。归有光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也未见得输于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

而《情书》中的那一句”你好吗?我很好。”真是足以让一个人眷恋一生。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