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世纪音乐

音乐这种东西,几乎没有人是不喜欢的。你问一个人的爱好,似乎总包含这一项。因为它包含的内容丰富,谁都能找到自己中意的那个。好多人都说自己喜欢音乐,说的这爱好都快成烂俗了。现在的那些选秀节目,每一个人都是音乐是自己的生命,自己是如何的热爱音乐。听的越多,越让人觉得虚假。

唱歌这件事吧,我老觉得和写文章一样。而写文章也就那一句话,记得在中学里的有一篇《陈情表》,后面有一句评语:至性之言,自尔悲侧动人。所以归有光《項脊軒志》里那一句“庭有琵琶书,吾妻死之年所手栽也”几成千古绝唱。唱歌也一样,同样一首哥,你可以用很多复杂的技巧,与众不同的演绎去诠释它,但如果没有感情在里面,一切都是无益的。我一直不太明白现在的商业化的流行歌曲里面,一个人写词,一个人作曲,再有一个演唱,我如何能去确定演唱者是否能投入真感情?

经常和人聊天的时候会有人问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喜欢哪个歌手?这些真是不好回答的问题。我极少喜欢一个人的两首歌,即使我最爱之张国荣,除了《当爱已成往事》,其他都不怎么听的下去。我不太理解那些整张专辑整张专辑去听的那些人,如果词不是他写的,曲也不是他做的,他只是负责把它唱出来,那么听一首和听很多首有多大区别?即使内容不同,我相信所表达出来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作词的人想表达什么,作曲的人想表达什么,而演唱的人想表达什么,我不太相信这种流水线生产式的商品。

所以,纯音乐是最好的选择。我说的包括中国古典音乐以及新世纪的这些。没有词,所以没有词语的歧义,语言的限制,没有演唱,所以更能深入人心。一个人想表达的东西都在这曲子中。你喜欢听,说明你和他心有灵犀。你们心里有都有那么一种东西,无法言说,但却是你最珍视的。刚开始听班得瑞的,不过可能东西方有些文化差异难以理解,所以我始终不太喜欢这种于我们而言过于“理性”的东西。后来听雅尼,神秘园的,总算有那么一点音乐无国界的感觉。最后,终于在我们的这个近邻——日本,发现了我梦寐以求的音乐,极具现代感,却有极富东方感觉的音乐。那种深邃,细腻,感性,似乎也只有日本人能表达的出。

日本的这些音乐,很多的来源都略显“怪异”。横山箐儿的《英雄的黎明》,来源于《三国志》。我喜欢玩《三国群英传》和《三国无双》,却没玩过这个。也不准备玩了,这样就挺好。就这么一首曲子,以及那无数的变奏,那种英雄末路时的悲壮,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风姿花传》也是如此,不过表现的更加婉转哀伤一些。

一直以来,我觉得女声吟唱是所有音乐形式里面最高贵的,其次才是纯音乐。《classicriver》一直是我自中学时以来的最爱,虽然我连吟唱的这个姑娘是谁都不知道。而很多音乐家,也喜欢在作品里面加入吟唱这一部分(《英雄的黎明》即有大量的男声吟唱,难得的雄浑壮阔)。姬神的《千年的祈祷》和《诸神之诗》里面既有大量的女声出现,不过太过怪异,极像山区里的民歌,再加上原曲,所表达出来的内涵简直丰富到如神造之境:宗教,民族,敬畏,历史,神,杀戮,柔情。。。真是不知一个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曲子。大学时曾有一次路过一女生宿舍楼,听到里面一个寝室在放《千年的祈祷》,令人狂喜不已,听了许久,真有知音之感。

更幸运的事,后来居然还能发现岸部真明的《奇迹之山》,真是有灵魂归宿之感。就好像你有许多无法言说的东西,压抑许久,却在这曲子里一一听到,真想一直听这它一直到死。一切的努力不都是为了这真正的宁静,而它一直在等着我们去聆听。越觉深与心合,能说出来的却越少。

就这样吧。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