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敲棋子落灯花

下午看书,床上躺久了,觉得困倦。搬了一把椅子到阳台,阳光略微有点刺眼。眼睛好像 越来越近视了,看远处的东西总是模糊不清。好在看书并无大碍。

不知怎么想起一个场景,让我跌入回忆的深渊里。她跟她男朋友打电话,唤他的名字。她 曾经有过这一段感情,却又失去。不管她怎么说不管我的事,但是我总觉得,我太对不起 她了。我这个朋友真是太不称职。

这两三年来,我们都不提这件事。似乎我们还是当初的好朋友。我则总是于心有愧。看着 她现在忙忙碌碌,为了未来而奔波,总是觉得心疼,我却也帮不了她什么。

我好像喜欢将所有的感情都转化为友情,最后似乎又都变成了亲情。关心,在意,却不在 一起。我愿为了他们付出我之所有。这也算是一个人生目标吧。为了他们。这也是我仅剩 的了。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