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日记存档

2011-11-28

昨天和赵昕去吃火锅,才发现她真是挑阿。从大一开始,每次吃饭,总是说什么地方不好。在那无数的经常说自己喜欢吃的女生中间,她可真是货真价实的,所以这算是一个优点。一个和你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是有很多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之后和咖啡,拿铁,第一次喝,感觉略有糊味,幸好无甜味。但赵喜欢甜的。同时我也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咖啡的刺激作用比茶叶强的多。所以,晚上在折腾到两点,然后看了一部电影,《穿条纹衣服的男孩》,然后又翻阅了一会《太平光记》之后,还是睡不着。真是难熬的一夜。

先看书再看电影经常会觉得电影中情节有跳跃性,而且忽略了很多细节。这可能是两种不同表达方式的差异,无优劣之分,所以书是好书,电影也是好电影。

上帝是否存在,于我仍是未知。但是那些人于生活的态度,有许多值得我借鉴的地方,也有很多是需要再三考量的。我不想将生活中的那么多事情都归功于上帝,我依然需要那个“我”的存在。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应该好好地思考。最终结果如何,并不重要。

倒是没想到乐天对这些问题也这么感兴趣,一种平静温和的生活,确实是值得向往的。我们都很需要这个吧。

2012-11-17

看张贤亮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到结尾时,竟然觉得极为悲伤。那个年代的荒谬,向来只是让人苦笑,唯有到一个个具体的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离别,才能让人感受到这荒谬的时代所造成的无数的苦难。昨天看完了北岛的《城门开》,同样的时代,不同的是,那是一个小孩子的故事,小孩子看到的可能更加单纯一点吧。

2011-11-13

人似乎永远都有要忧虑的东西,前一阵子为了工作奔波忙碌,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又要为考试补考焦虑,然后是实习,毕业设计 。雅芳还说到工作时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是小儿科,那时要忧虑的事情恐怕更多。细细想来,忧虑大多处于对将来的畏惧,所以唯有不畏将来才能安安静静地去做一些事情。

下午听邵小毛的一些曲子,当然有传说中的《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还是“淡定版”的。声音真是安静的让人欣喜若狂,怪不得独立音乐如此招人喜欢,那些庸俗的流行音乐和这些比起来真是有点亵渎音乐。在西安的时候晚上电视上放李宇春唱的一首歌《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真是恶俗之极。似乎所有人都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如意,想去做些出格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疯狂之后,将自己的青春燃烧殆尽,然后再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后悔不已。

下午去图书馆借书,翻到《像艳遇一样忧伤》,不过为了《饮水词》,还是放下,以后再看吧。总有这样的时刻,什么也不想做,就去图书馆翻书,能找到看得下去的就很不容易。诗词真是美丽之极的东西。

2012-11-10

晚上与实验室的两个人同回宿舍,从未想到这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情。不算是亲密的朋友,一路上说说笑笑,没有要求,就没有失望。在以前,我总认为这样的人太多一般,不值得花时间去交往。总是忘了每个人都是一个与你完全不同的世界的中心,你永远无法理解。所以用自己那些肤浅的看法去给别人贴上标签,总是一件有失偏颇的事。现在,我才突然意识到,不管我对他们有多么的不了解,在我学生时代的最后的一段日子里,他们与我相伴,我应感激,并且在以后的日子,无限怀念。

2012-11-09

中午媽打來電話,說我不要在網上談朋友之類的。這真是聽讓人厭煩的一件事,當時在家時只是隨便提了一下有一個朋友,現在卻換來她每次電話裏無聊的教訓。我真應該像以前一樣什麼都不告訴她。

這一陣子好像所有與別人有關的事情都出了亂子,雖然最難以承受的事情我已經可以學着不去在意。雅芳與她的媽媽,我連該怎麼去建議都不知道;與樂兒聯繫時我仍然無法像以前那樣不在意她過去對我的忽略;劉似乎愈加討厭,先前在西安時的那個人似乎只是一種錯覺;我仍然在很着瀟兒,雖然不知道爲什麼;還有那些從來不跟我聯繫的好友。這一切都是我在意所以容易生出煩惱的東西。即使這幾年來我一直在致力於簡化我的人際關係,但仍然有太多無法避免的東西。

昨晚和今早在看《愛有來生》,吸引人的名字,但電影裏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地方,所以看起來太多一般。畫面一般,音樂一般,演員一般,劇情一般。

早上賣東西時碰上一個老鄉,與一些不瞭解你的人打交到真是一種煎熬。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