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爲什麼不應該再打三國殺了

當我第一次在火車上和老鄉們打的時候,便覺得這是個偉大的設計。至少有一點,很少有其他桌遊能像它那樣消磨時間又趣味十足,簡直是鬥智鬥勇。任何遊戲都會有讓人上癮的可能,我也曾經很癡迷與這樣的一個遊戲。但是現在, 我覺得是我必須說停了的時候了。

騰訊也山寨了一個類似的遊戲,極端無恥的抄襲,居然又能憑藉QQ龐大的用戶羣使該遊戲一直像三國殺一樣長盛不衰。就是在玩騰訊的《英雄殺》的時候,我才第一次碰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之所在,或者說是兩個。我是否應該去抵制這樣無恥的抄襲?我在玩它的時候是不是就是對它抄襲的一種肯定?這個問題我道現在其實也不太明白。

另一個我必須面對的問題就是,騰訊玩家的素質低的令人詫異,我猜測這有年齡的關係在裏面。那些過早接觸網絡的孩子最容易形成一種毫不顧及他人感受的“自由”,於是,難聽的侮辱,人身攻擊在整個遊戲過程中總是不覺與耳。有時實在忍受不住我也會回罵兩句。在那樣一個環境之下,想要有君子風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另外一個更爲神奇的事情就是騰訊不管做什麼都會和骯髒的性交易扯到一塊,QQ空間裏雜亂的內容,微信。。。在這個遊戲裏,因爲賬戶信息和QQ信息是互通的,所以蔓延至此也是很容易明白的。

然後我又回到了三國殺,罵聲少了一點,雖然仍然是不絕於耳。我總是覺得在遮樣的遊戲裏應該能鍛鍊一點團隊合作或者決斷能裏。但後來發現這也是一種很扯的事情,因爲遊戲永遠不是現實,在那裏面做損人利己甚至損人不利己的事情並不需要有太多顧慮,因爲一切都是虛擬的。誰也不認識誰。有太多的人喜歡感情用事,稍微的刺激都可能破壞掉整個局面,然後基本上就是各種謾罵,甚至作弊。想要好好地打一場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一個所有遊戲玩家都討厭的事情就是遊戲裏總是充滿了太多的商業氣息。當一個遊戲成功之後,所有的商家都想開始賺錢,即使使遊戲變味也無所謂,他們又不用在乎這個。這是太過討厭的一件事。

自小學五年級開始,遊戲機,紙牌,麻將,網絡遊戲,單機,桌遊。。。這麼多的遊戲,我不知道它究竟佔用了我多少的時間。細細檢視我們從遊戲中學到的東西,與我們失去的——對自然,別人,感情等各個方面——我們在花費了同樣的時間可以得到的,還有我們的健康——所有的這些相比,我們是不是有點得不償失?遊戲產業發展越來越大,它甚至更成爲了一門藝術——所謂的第九藝術。藝術是什麼?可有一門藝術會像遊戲一樣招致身體的損傷?可有一門藝術如此的遠離自然,道德,人世的種種美好?可有一門藝術充滿了如此多的商業氣息?可有一門藝術是如此的虛擬?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