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吻與訴說

看完這本“廢話連篇”的“傳記”之後,我覺得每日記錄一下所發生的事是極有必要的,雖然好像真沒什麼用,也無助於自省。

仔細審視每一天的生活,發現其實可記錄的東西其實不少。若我能將這些“有意思的”東西記錄下來,和完全不記錄,對生活總該是有些影響的。至少可以試一試。

晚上跟彩虹志願者協會的人打了電話,問了一下去幫忙的事情,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有趣,但是十一月下旬可能會去青海,這是一個不小的誘惑。接電話的人說要我們過去幫他把東西先放在他家里。很普通的聲音,但我突然意識到,在這個時代,他是在做多麼了不起的一件事。所以,我不應該把他當普通人看待。所以,我應該去見一見。

一切都安定了之後的這種無所事事真是我之前沒有料到的。或許是之前的事情使我形同廢人,要回復並非一朝一夕之事。但願一切會好起來。

看到毛的一個簽名:横尽虚空,天象地理无一可据,而可据者唯我;竖尽来劫,河图洛书无一可恃,而可恃者皆空。天機宮中歲月,已遙遠至不可追憶。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