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焦急中蒼老

小朱來蘭州,多日不見.

这一阵子太过迷茫,不知要做什麼,也不知該往何處去。我討厭那些過着豬一樣生活的人,可是我自己不也是這樣嗎?

小朱說我們都太蒼老了,這麼大的變化讓人無法接受。真有點羨慕樂天,那麼清凈的地方,周圍沒有那些中日蠅營狗苟的人。

回宿舍路上,聽到操場上在放趙鵬和蔡琴的歌,我想停下來聽一聽,但心里卻是抵觸的,因為總覺得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不該這麼悠閑,可是事實上我根本沒有什麼事情要做,所以就停下來去聽,那麼美麗的聲音。

在與朋友的相處上,我也並沒有自己想象的做的那麼好。我總是生氣,因為如果我不主動,就沒有人會聯繫我。似乎我總是在祈求別人的友情。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