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14

昨日抽烟太多,晚上睡不着,翻来覆去,原本是为了打发时间,什么都不用想,却是这般结果。百无一利,自作孽,真是不可活。

昨天下午总算是将程序写完,虽然运行很慢,一时闲下来,又是痛苦地不知道该干什么。不想呆宿舍,却也不知道该去哪。雅芳短信,说是很喜欢那些书,是那本《生命之书》,别人喜欢你送的书,真是一大乐事。

小丫头和人去喝酒,醉了,话不少。但愿她能一直开开心心。

在阳台上于雅芳电话,不该又看到他两人去吃饭。看着她的背影,有一刹那我惊异于她的美丽,那么安详,宁静,独立,而又不可侵犯。以前班里人在一起,她总是磨磨蹭蹭地走在后面,总是想放慢脚步和她一起走,却总是没有勇气。

傍晚,在校门口坐,看人来人往,又是四顾茫然,好像我总是一直在徒劳地寻找她。累了,就回去了。碰上祥子,一起去吃饭,看到她正在买饭,那样的背影,即使是刹那间的一瞥,便可认出。她很少穿牛仔裤,总是觉得很好看。

多了一个人,不知该说什么,祥子偶尔和她说两句,我则是彻底无言。心里莫名地难受,我是在生她的气吗?怪她很少理我?

回来时,看到Lisa,不知怎么想的,我抛下他们和她去说话,是想做给她看吗?

前几次见Lisa,离的远,怕认错人。所以也算是好久不见,坐那说了好一会话。之间觉得她是一挺简单一姑娘,现在才发现她确实一古灵精怪,天马行空的一人,真是让我惊叹。说起各自理想,她想参加奥运会,办学校,教小孩,开花店,更“气人”的是,她的书居然比我的还多。。。

我想开书店,当校长,门卫,进监狱,于是她说,她现在有了新的理想,就是造一座监狱,把我关进去。。

我说,一定要有图书馆。。。

他说,不仅有图书馆,还有游泳馆,羽毛球场。。。

奇怪的是,我还是琢磨不透这个人。我不知道她对我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在我真诚相待,全身心付出时,我总也希望别人对我也这样。不过这样已经很好,她也是真诚的,我还强求什么?文化的差异也总是有的。

她想找装书的箱子,去商店问,说没有,站在外面的时候,过来一老太太,盯着她看,她笑笑着跟她打招呼,这老太太也真是奇异,好像就是我上次在食堂见到的那位,面容严肃,气度不凡,听她俩说才知道是一位医学的老教授,还出过书,她俩之前还认识。一位中国的老太太,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我真是有幸。在这个世界上,能碰上这样的脱俗之人,真是快事。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