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系一生

复读的时候,一心只想着大学,玩了三年的游戏也可以放下。到了大学,差不多已渐渐忘下,只是到暑假时会偶尔和朋友一起起怀念一下,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激情。

上午在宿舍,刚看完一个从游戏里剪辑的仙剑五的电影,还凑合,算是对得起仙剑的名声。下去买了点东西吃,回宿舍没多久,就听到校园广播上一阵熟悉的乐曲声响起,我怎么会忘记这样的旋律?它陪我走过了我高中的三年。每次进入那个美丽的世界,都是这样的乐曲在陪伴着我。听着听着,差点哭了出来,这也是我高中时候的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想起高中时在新概念上看过有两篇写网游的文章,一是关于《传奇》,一是《仙境之桥》。传奇的那篇我印象尤为深刻,文笔不算太好,只是故事娓娓到来,如闲话家常,好像那几个人就是现实中的好朋友,其实,那样的感情,比之现实,又有那点不如呢?或许,那真是一个“完美世界”,我们都把最美好的自己放在了那里。

我还大致记得自己第一次去上网的情形,看了一部电影-《变人》,我很早在电视上看过那部电影的介绍,很期待。看完了,白无聊赖,就随便打开了一个游戏,就是《完美世界》,有时,缘分就是这么回事。这一点击,我以后,直到现在,是第七年,从生活中的不可缺少到一段美好的回忆,没有它,我的生命就是不完整的。

我那时根本不知道网游是什么,只是在看到那个陌生的世界里居然有和我一样的人,我太过激动,忘记了初入陌生之地的恐慌和不知所措。那样的温暖,即使在那个世界里早已轻车熟路也难以忘记。

我似乎总是一个人,一个人去面对所有。偶尔会有些人,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会暂时结成伙伴,共同进退,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候。我们组成一个队伍,合力去消灭那些看起来很可怕其实很可爱的怪兽,大家还忙里偷闲地插科打诨,说些玩笑话,就像朋友一样。没有欺骗,没有谎言。那样的真诚,总是让我怀念。

或者,好胜心起,大家来一场公平地决斗,电光飞舞,眩人耳目。当局者全神贯注,旁观着聚精会神。无论输赢,过后总是把酒言欢。想起我仅有的几场比武经历,居然无一次胜利,真是“汗颜” 啊…………

网游和那些出名的单机的游戏有一个根本的不同,单机的游戏在于技术,会有世界性的比赛,攻击性太强,也总是惹人非议,说是助长了青少年的暴力倾向。而网游,真正在玩的人玩的是感情,而其他的,只是游戏的奴隶而已,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却体会不了其中的乐趣。

写的累了,剩下的回忆留待以后慢慢品尝吧。

下面是关于网游的一篇文章,很有意思,值得一读:

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像我这样的一个不会武功女子行走于险恶的江湖中,随时可以像蚂蚁一样被人踩死。不过这年头人人都懂得人多力量大的原理,一个个互相勾搭,拉帮结派,比如少林丐帮和武当。我不屑与这些和尚乞丐道士为伍,我决定拜一位高人为师,好让他时时保护我。 

我在这家客栈已经等了好久,我要等一个叫靖哥哥得人。据说,他是江湖中最厉害的四大剑客之一。一直等到第十一夜,我才见到他。过道里,他一身白衣迎风而立,好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我想前行礼:“小女子原拜大侠为师,终生追随左右。”他转身看着我,冷漠道:“你不知我一向是独来独往的吗?”我道:“靖哥哥身边总有黄蓉如影随行。”他听罢,不再言语转身走了。而我并未因此放弃,寸步不离的紧跟着他。 

一天,两天。三天,直到他忍无可忍的提出条件:“你若要当我徒弟,除非你能为我找到碧剑。”他以为这样我就会知难而退。不想,次日我便将一柄寒光闪闪的剑交道他的跟前,他才大惊失色:“你哪来的那么多银子啊?” 

 是的,这个江湖,除了强取豪夺外,任何武器装备都是可以用银子换取的。而那些银子又是我用货真价实的人民币换取的,因为这个江湖是营利性网站的游戏江湖。 

再这个游戏里我叫小丫头,因为级别太低功能不够常常腹背受敌,需要靖哥哥出手相救。而他之所以能忍受我这个笨徒弟,仅仅使我愿意出钱买武器装备帮他升级。 

在他的调教下,我得功力升到了20级。我们开始默契的在腥风血雨中与对手厮杀,再游戏中忘记了现实和自己。 

靖哥哥告诉我,踏今年16岁,在读高二。有时候他也会向我诉苦。关于成绩不好,被父母责备,被禁止上网之类。原来在江湖中无往不胜的靖哥哥,现实生活却不 尽人意。我耐心的安慰他,他便说:“只有你最好,你是我得知己,我身边得人一点都不明白我。”看来我已渐渐获得了他的信任。 

最初,只是我花钱为他买装备。后来他开始不计报酬的将功力传给我。我们一男一女如影随形的在游戏中行天下减减的被江湖中人传为佳话,成为游戏中最出名的一 对情侣侠客。而他似乎也弄假成真。有一天,他对我说:“丫头,我好像爱上了你,你爱我吗?”他轻易脱口而出的爱,让我对这电脑苦笑了很久。16岁的男孩, 明白什么是爱吗?但是我却回答:“是的,我爱你,这个世界上我是最爱你的女人。”我知道,我没有说谎。 

 那一段时间里我们准备攻打一座城,据说对手势力十分了得。靖哥哥说,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失败了,就从此金盆退出江湖。 

战争终于来临,喊杀声震天。经过漫长的一役,我们活得了最后的胜利,靖哥哥杀死最后一个敌人,负伤靠在那里,我从没见过他那样虚弱。他轻松的说:“敌人已经全部死了,我只要一段时间疗伤,就会很快恢复原来的状态,甚至更强。” 

我紧握手中的刀,不,我不能让他有机会恢复原来的状态,不能让他更强。这年头一生,我走上前闭上眼睛手起刀落。有血液喷射而出,靖哥哥在重创中艰难转身, 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最亲近得人会在关键的时刻给自己致命的一击。“你……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得女人?哈哈哈。”他疯狂大 笑。我好无愧就面对他:“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看着这个江湖中有一位顶级大侠魂飞魄散。虽然这是游戏,游戏的程序允许无数次的重生。只是当初千辛万苦修练的功力和级别将不复存在。但我知道他不会在来。 

我微笑着关闭电脑,拖着疲惫的身体从网吧回到家里。第一次看见小靖没有像往常一样。逗留在游戏里。他看我进来,闷闷不乐的抬头喊我:“妈妈。你回来了。” 是的我得儿子就是游戏里的靖哥哥,我就是那个世界里最爱他的女人,我不是黄蓉,我不会武功,我只要我儿子重新回到现实里,告别那虚拟的武侠梦。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