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空壳

中午的时候,在图书馆里转悠,看到一楼有展出插画的,便去看了一下,之前看过宣传,以为是一个矫情的男生。谁知却是一个女生,大四了,将要离开校园,想要带着她的那些画,那些“小兔子”,那些饰物给这里告个别。与她攀谈起来,才知道她是学平面设计的,那些画都是她自己设计的。对画,我没什么欣赏水平,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但那些作品至少给人的感觉很好,很有想象力。还看了她自己刻的一些关于小兔子的橡皮图章,很多,你很难想像一个人会很长久地做这样一件事。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她对这些东西的真挚的 感情,如果没有一种强烈的爱好在里面,她不会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在上面。

想起来一种说法,有嗜好的人都是真性情的人,也都是很有意思的人。正可以用在她的身上。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你觉得这个人是一个很有内容的人。而在平常的生活中,每个人都有兴趣,但能称之为嗜好的确是极少的。真正的嗜好,需要的是一种生命的热情的极大的投入,为了这个嗜好,可以抛弃很多其他的很多世俗的,不重要的东西。这会让我们觉得有点疯狂,甚至是得不偿失。但真的是这样的吗?在我们渐渐地被生活束缚的时候,忘了自己的爱好和理想的时候,看看那些坚持的人,我们为了那些所谓的成功,丢失了多少东西?

对自己的爱好的坚持,就是对自我的一种坚持。那是让我们不断成长,让我们与众不同的东西。在走上了社会的时候,这种东西就显得尤其的重要。遗憾的是,在现实生活中,却很少见到这种东西。在毕业的时候,敢于拿自己的东西来展示的人,也就这个一个而已。我想更多的人,恐怕不是不敢展示,而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展示。

想起来一句话,袁宏道《瓶史好事》:“余观世上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之人,皆无癖之人耳”。我们现在见到的大多数就是这种人。自上大学以来,接触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勤奋学习的,有无所事事的,有善于交际的,有不善于人相处的……我能从中观察到的最多的共同点就是,稍微深入一点,就会发现,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说难听点,他们都是一个空壳子,没有任何内在的东西让他们可以特立独行。

我想起来那个学姐给我说的她们院的一个人,在整个大学四年,他专业课,学习的事情一概不理,但是把所有能考的证都考了:计算机,驾照,英语……不可否认,这个人或许很快会找到工作,但是我们针对这个人来说,他除了那些证,还有什么?他会有什么样的理想,兴趣爱好?有什么独特的气质?

这或许是一个极端。更普通的是那些看起来都有很多“爱好”的人,看电影,听音乐,体育运动,打游戏……这些都可以称之为爱好,但却远远算不上嗜好。因为他们并不会在我们的生命中占据太多的分量,我们不会为了它们放弃别的东西。尤其是现在,这些“爱好”往往都发展到了这样一种地步,成了“我们”的爱好。我们都在看同样的电影,听同样的音乐,做同样的事情……有什么东西能将我们区别开来?有什么东西体现了我们的独特的精神气质?

或许,这些推论都是错的。我对别人都不了解,我不知道别人的内心是怎样的。很多人,都是戴着面具才能在白天走在人群中,正常地生活。他们把自己藏的很深很深。对遇到的人报之以微笑,和他们说说笑笑,谈论着作业,笑话,戏谑,娱乐……却从来不会谈论自己的内心。没有那些玩笑话,很多人都会难以与别人正常的交往。我们只有在遇到自己最亲密的人的时候,才愿意脱下那层面具。

怕的是,在人群中待久了,整天带着面具,就不会意识到那是面具,会以为那就是真正的自己。

Comments

其他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