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我往矣

这学期的近现代史老师挺好,思想较为开明。讲到抗日战争的时候,给我们放了中国远征军的记录片,凤凰卫视做的(央视也有,但想想就知道是什么玩意)。刚开始看的时候,心里就特别不舒服,很想哭。

记者去采访行人,问知不知道中国远征军,除了一位老人说好像有这回事,其他的人根本就不知道。

那个主持人也说,很可悲啊,我也是去年因要做这个节目才知道的。我则是看《南方周末》上的一篇关于《我的团长我的团》的报道才知道。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们这本“中国近现代共产党光辉事迹史”居然提到了中国远征军。虽然,只有那么一句话:

同年(1942)二月,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队日作战,陆军第二零零师师长戴安澜在缅北殉国。

那些为了挽救中华民族于危难之际的英雄们,将生死置之度外,奋勇杀敌,有多少人埋骨异域,终于保住了中国的生命线——滇缅公路。不敢设想,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还要打多少年才能赢得胜利。结果,只是换来了历史书上不起眼的一句话。

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两千年的封建社会,王朝更迭,不断地验证着这句话。历史,从来都是为胜利者书写的。在今天,依然如此。只因为他们是国民党的军队,我们就必须被迫地忘掉他们。虽然没有他们,可能就没有我们。

节目中有一个小插曲,一位老兵在接受了节目组的采访之后,第二天看电视的时候死去了。他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异常激动,不幸去世。临死前他说“终于给我平反了……”。他说的是“平反”,可想而知这些英雄们在建国后过的是怎样的生活!看到这之后,班里很多人都笑了,多有意思啊,是吧?只是,眼泪快下来了。

又采访了留在缅甸的一位老兵,他滔滔不绝地给记者们讲述那段历史。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高兴。窝囊了六十年,终于有人承认他们了。相信总有一天,他们的事迹会在神州大地广为流传。

事实上,中国远征军及孙立人将军一直在国际上享有盛誉,而真正不知道的恐怕只有我们这些中国人了。因为他们是国民党,所以他们就是民族的罪人,所以抗战中国民党牺牲的上百位将领我们一个也不知道,所以,时至今日,腾冲的“国殇墓园”依然是孤墓寒萤,无人知晓。

孙立人将军九十大寿时,五千多名旧部带着欢喜的泪水从各地赶来,看看昔日的将军,高呼将军“万岁”。将军去世时,万名旧部跪拜祭奠,台中倾城肃立街头送灵。

而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多少年后,有谁还会知道有这样一位曾屡次打败林彪,百战百胜的天才军事家?

不是我不想入党,而是现在的这个党配不上我。

愿卫国英魂永垂不朽!

附:胡涟将军(国军)遗书:

父亲大人:儿今奉令担任石牌要塞防守,孤军奋斗,前途莫测,然成功成仁之外,当无他途,而成仁之公算较多,有子能死国,大人情亦足慰。惟儿于役国事已十几年,菽水之欢,久亏此职,今兹殊凄凄也,恳大人依时加衣强饭,即所以超拔顽儿灵魂也,敬叩金安。

Comments

其他的我...